跌入太阳风暴的天空鲸

周叶!周叶!周叶!
RGB!
这是一个幸福的小号💕

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好方太太出现了!!!!!

我爱小乐清水子一辈子♥

《天涯客》priest

 ◎ 每个人都逃不过世事无常,和岁月的遗弃。

 ◎ 幸好,我还没到特别喜欢你—— 
  凉雨知秋,青梧老死,一宿苦寒欺薄衾,几番世道蹉跎……也不过一声“相见恨晚”。

◎  我这一辈子看人骨,还从未走眼过,所以啊,阿絮,你干脆把易容洗了,让我也亲亲抱抱过过瘾。世间美人稀有,可也不算特别难得,我胸怀阅尽天下美人的大志,向来绝不纠缠,说不定见了你本来面貌,天雷勾地火,跟你睡上一宿,也就不惦记了。你这样……我却想跟你过一辈子了。”

◎  “除了怕别人追杀的,还有一种原因叫一个人躲着别人,便是伤心。他心里知道,最想见的那个人是再也见不到了,便干脆将自己埋在这里,时间长了,就能安慰自己说,他不找来,只不过是因为他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◎ “等我找到了真正回到人间的路,就变回人了,变得像我在‘外面’的时候一样,随性又好脾气,不再喜怒无常、不再疯疯癫癫、不再随手杀人地活着。也会……有一个人陪着我……他不怕我,我也对他好,可以一起一辈子的人……”

  ◎温客行痴痴地看了他一会,笑了起来,忽然伸出一只手去,凌空抓了一把。
  周子舒皱眉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  温客行低声道:“你身上……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”

◎  原来昨日已死,经年路过,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、可以朝夕以对、执子之手的人。

◎  正是青梅时节,有那郎骑竹马来――

 ◎ 叶白衣想要跳出那天人合一的诅咒;容夫人想要跳出那冰天雪地的长明山;温客行想要跳出鬼蜮,重回人间;周子舒想要跳出天窗,自由自在;赵敬想要跳出整个江湖的规则,居高临下,手握乾坤;顾湘和曹蔚宁想要跳出世间根深蒂固的偏见,遗世独立地在一起。
  他们倾轧、争夺、机关算尽、舍生忘死。
  就像是一道深渊,有的人跳过去,便出去了,有的人没过去,便摔死了。
   而那道深渊,有一个名字,叫做――江湖。

——《天涯客》priest

《穿堂惊掠琵琶声》高台数色

🌸“情人的眼里出的并不都是西施,还有英雄,与风雨未来。”

🌸“沈老板,用我这一腔的爱意,换与你同看一院的四季,可好?”

🌸“一束花胜过了山川湖泊,天上繁星。”

🌸“其实性取向这个东西,本来就不是固定的。的确,因为生理、心理的原因,人爱上异性的概率要大得多,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同性之间的爱就是异类,在我看来,这不过是个小概率事件,但即便小概率,也有发生的可能。真的遇到吸引自己的那个,男的女的都好,也都不重要。”

🌸“你从风尘萧瑟中走来,我在秋意正深处等你。满身风雨,思念成城。”

——《穿堂惊掠琵琶声》高台数色

梦「矇」

顺着读是做梦的梦。
倒着读是朦胧的矇。

“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”

这是我爱着的模样。

抱着吉他,穿着我最喜欢你穿的那件白衬衫还有黑色的西装裤,坐在棕黄色的高脚凳上,你赤着脚翘着二郎腿,一只脚踩在凳腿上。

你的目光如炬,专注的力度点燃了冰冷的温度。你在纯白的房间里,被窗外的阳光照射得禁不住眯起了双眼。你低头,拨弦,眼带笑意。我看见随意挂着的吊兰随着风摇动,淡蓝色的玻璃风铃响起叮铃铃声……

你轻轻哼唱着一首无名的歌,声音说不上特别,但是很令人舒服。藏着七月从教室窗外传来的飞鸟展翅的声音,来自大陆的那边大海的那边的风温柔地在耳旁低吟。

我认真地听下去。

朦胧中,你看过来。像是说了句什么——

我看向了那边的你。

我于梦中醒来。


“所有曾伴着他的事物一件件地离开,独他一再被告命不长久,却还活着”

——《蟒麟记》小乐清水子

我想念我关注列表里面已经消失了的太太们了……

越来越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傻逼